您的位置:首页  »  婚礼变乱伦
小刚和小柔已经在一起三年了,今年五一在家人的一再催促下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小刚的家在乡下,父亲李程和母亲陈芳都是乡里的干部,母亲陈芳今年四十七岁了,虽然一直在农村,但是身材却保养的很好。

  婚礼闹了一天该散的都走了,小刚和小柔也想早点回去休息了。就在这时小刚的表弟强子非要闹完洞房才肯走,这时强子他爹李伟和他妈伟婶还有村里的光棍三十多岁的狗蛋,以及小刚的同学才子都强烈要求闹洞房,没有办法,他们几个和小刚的父母,还用伴郎伴娘(小刚的妹妹和小柔的弟弟)。

  他们来到了小刚的婚房,婚房布置得很简单,除了一长两米宽的大床,床上铺子粉红色的床单,和粉红色的被子。就只有一张梳妆台了。他们进到房间后就关上了窗帘,打开了大灯。节目开始了,首先就是诸如吃香蕉等的小游戏,接着狗蛋提议小刚和小柔接吻,当然没办法,她俩只有当着大家的面接吻,可是小刚的同学才子却要求他们必须把舌头伸出来在空中两个人的舌头互相舔。于是小柔伸出了她那粉嫩的舌头和小刚的舌头缠绕在一起,大家看到这一幕每个人都忍不住吞口水。

  随着游戏的进行大家有了更加过分的要求,这时候小刚的同学说道:小刚今晚上就要洞房了,不知道小刚会不会做,大家要检查一下。怎么检查啦,就是叫小刚和小柔当着大家的面做爱,当然不是真做,就是在床上,小刚脱点衣服和裤子只穿内裤,而小柔那由于是穿的婚纱,就不用脱了,只是需要小柔躺倒穿上然后把婚纱掀起来,小刚和小柔就这样穿着内裤用传统试的姿势做爱。

  由于别扭小刚和小柔在做得时候显得很随意,这时候小刚的表弟强子不乐意了他说哥你这哪是做爱啊,狗蛋也跟着附和说道不行,这一定是你老爸没有较好,换你老爸来,这时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李程,不敢了,非要出去。小柔也表示坚决反对,这时候大家正在性头上,没办法小刚他爹被硬生生的拉到了床上,小柔知道她一个人是完全没有力量反抗了,而这时的小刚由于酒喝的太多,也在一旁不说话。

  小刚他爹被人脱得只剩了一天内裤,就这样被人按到了小柔身边,这时候李伟和他老婆伟婶就把小柔的婚纱掀到了腰部,此时小柔的白色小内裤也已经暴露无遗,小柔知道自己要是不满足他们的话,这帮人是不会罢休的,于是小柔闭上了眼睛,任人分开了他的双腿。本来还在推辞的小刚他爹,见自己的儿媳都已经默许了,也就不在反抗,他跪在小柔的两腿之间后慢慢的将身体靠拢小柔直到他们两的下体紧挨在一起。此时从小刚他爹的内裤已经可以看出他的阴茎阴茎膨胀到了极限,此时他的阴茎和自己儿媳的阴户就这样紧紧的爱在了一起。

    小刚他爹开着穿着一身白色婚纱的儿媳平静的躺在自己的身下,而自己的阴茎就这样紧紧的贴在儿媳的阴户上面,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从儿媳阴户传来得阵阵热气。他再也控制不住了,在大家还没有催促他的时候他已经在用自己的阴茎在小柔的阴部不停的挤压,虽然挤压的幅度不大,甚至大家都没有观察到,可是他的每一次挤压都用尽了最大的力度,在自己阴部紧紧顶在小柔阴部的时候他还左右转动屁股,这样他的阴茎就在小柔的阴部不停的撬动。

  小柔受到下体得刺激,在加上酒精的所用。身体也在慢慢的起着变化,虽然她知道面对自己的公公有了反应,实在是可耻,可是无论她怎么控制自己身体的反应,她还是感觉到阴道里面越来越热,甚至开始有些湿润了。这个时候狗蛋又发话了他说:光是小刚他爹叫,这样还不够,小刚的妈陈芳也应该教教小刚。

  于是在大家的哄闹下,陈芳没有办法也脱掉了裤子,只穿着一条黑色的三角裤,上身还穿着一件白色T恤。她也和小柔一样躺在了小柔旁边,而小刚也像他爸一样隔着内裤干着他的母亲陈芳,陈芳让自己的儿子干这,虽然隔着内裤,但是羞愧以及刺激让她只好闭上了眼睛,而小刚本来看着自己的老婆被自己的父亲这样弄着,心里也很不舒服,他很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可是看着自己的老婆被父亲干,他又很兴奋,他甚至希望他们有更进一步的行动。此时他看着在自己身下的母亲,乱伦的快感让他彻底放弃了反抗,他开始享受这一切,他也开始用他父亲同样的方式对他的母亲。

    这时狗蛋又提议了。他要他们把内裤都脱掉,让彼此的生殖器挨着一起,只是不插进去。就在外面摩擦。虽然小刚和他爹都想要有进一步的行动,但是面对这么多人毕竟还是不好意思,于是又有人提议,他们可以盖上被子在被窝里进行。

  床上的四人都没有反对,于是大家用被子盖住了他们得下半身,肩膀以上部分都是在外面。这时候大家起哄要他们脱下内裤,他们不脱,于是狗蛋就非要上前帮他们脱,小柔见有人要上来,赶紧说我们自己来,于是小柔看了一眼自己的公公,小刚他爹想是明白了什么,他伸手脱掉了自己得内裤,然后又伸手去脱小柔的内裤,此时小刚也在脱他妈陈芳的内裤,由于动作不轻,他父子俩在脱自己母亲和儿媳的内裤的时候把被子掀起了一点,就是这一点让大家看到了内裤已经脱掉的两个女人的阴毛,这时候大家可以确定他们此时的下身都是光着得。

  接着李程首先行动,他用挺了一下屁股,此时房间变得特别安静,大家隐约听到了小刚他爹在挺动的时候撞击上小柔下体时发出的「啪」的一声。小柔受到这突如其来的刺激,自己已经潮湿的阴部上面突然贴上来一根滚烫的肉棒,这样的刺激甚至比真正的插入更让自己心痒难忍。

  而就在这时小刚他爹开始用自己的肉棒在自己阴部上下来回的摩擦,小柔忍不住发出了轻微的喘息声,虽然声音很微弱但小刚他爹听得却很真切再加上受到儿媳下体温暖湿润的刺激,小刚他爹的的动作越来越来大,甚至床垫也发出了吱吱的声响,整个画面在大家看来分明就是在做爱。

  小刚看到父亲干自己老婆干得这么起劲,也开始干起了自己的母亲。陈芳面对儿子虽然也很羞愧,但是她知道她只有盼着这一切早点结束,小刚用肉棒摩擦着自己母亲的阴部,虽然看不到母亲阴部的样子,但是他可以感觉的到母亲阴道的温暖与湿润,他感觉到母亲的阴部和老婆小柔相比,虽然没有小柔的阴部柔嫩,但是母亲的阴部很饱满,虽然自己的阴茎并没有插入母亲的阴道,但是由于母亲阴户的饱满他的整个阴茎几乎都被母亲的两片肥厚的阴唇包裹着,这让他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而陈芳感受到儿子肉棒的运动方式,也尽量地挺动自己的下体配合着儿子的摩擦。

  此时的李程肉棒在儿媳小柔阴部滑动的时候,当他向下插的时候龟头部位就从小柔的阴部下方接近肛门的位置向上滑直到整根阴茎都贴在儿媳的阴部,然后再抬起屁股,这是他的龟头又从小柔的阴户外面由上滑到下,他就这样来回的运动了,每一次小刚他爹将阴茎向下插的时候,当龟头滑到阴道口时,小柔都会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轻的喘息,小刚他爹也感觉到了小柔身体的反应,当他感觉到龟头插在小柔阴道口的时候他就会加大力度尽量让龟头插得更深一些,小柔感觉到了公公的意图,每当小刚他爹努力想要将龟头插得更深一点的时候小柔就会稍稍摆动一下自己的臀部,这样李程正在问小柔阴道里面插的龟头又会一下滑除来。虽然小柔在极力避免出现最坏的一幕,但是她却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反应,她的阴道正在不停的收缩扩张,阴道的淫水也越来越多这样她的阴道也变得越来越润滑。

  小刚他爹当然能够感觉到小柔身体的变化,他不再努力的却将龟头朝儿媳阴道里插而是改为轻轻的挤压,小柔感觉到公公不在硬往阴道里插,于是就不在摆动自己的臀部。小刚他爹感觉到了小柔已经放下了防备,于是他从新调整姿势,慢慢的将龟头靠近小柔的阴道口,当感觉到半个龟头都已进入阴道口后,他把心一横,用力向下一插。由于淫水的润滑作用,小刚他爹的整根鸡巴连根插进了小柔的阴道深处,当鸡巴突然进入到温暖潮湿的儿媳阴道深处后,他感觉到自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由于受到强烈的刺激,他差点控制不住射出了精液,他立即停止了动作,一是控制一下射精的欲望,另一方面由于突然的进入,他要防止被人发现。

  而小柔,当自己的阴道突然进入这样一根滚烫的肉棒,突如其来的进入让她猝不及防。本能的发出了:啊的一声。在她的极力控制下声音很小。估计没有人发现,可这一切没有躲过在她身旁正在干着自己母亲的老公小刚的耳朵,小刚知道父亲的阴茎已经进入了本来只因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老婆的阴道。因为她看到在父亲进入小柔身体的那一瞬间,小柔的手紧紧的抓住了床单。小刚注视着父亲和妻子的动作,下体仍在不停的摩擦着母亲的阴户,母亲的阴户把自己的阴茎包裹得越来越深。而此时的父亲身体僵硬,他感觉到就躺在他身边的妻子小柔也是浑身都在颤抖。

  短暂的停留之后,李程面对身下如此性感的儿媳,更何况现在自己的阴茎正插在儿媳的阴道里面,于是他开始缓慢的将阴茎向外拔,小柔感觉到公公正在拔出插在自己阴道里的阴茎时,她以为公公知道错了,可是她没有想到,当公公的龟头就要滑出阴道口的时候,公公却再次有力向下一插,公公的整根肉棒再次插进了自己的阴道。她终于明白,更加疯狂的抽插即将到来,此次的李程开始了在自己儿媳阴道里的活塞运动。抽插的频率并不快,但是他的每一次插入都尽量的插到了小柔的阴道深处。每当龟头顶到自己的花心时,她都会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但是本能的喘息却还是从鼻子里传了出来。

  小刚见自己的老婆被父亲淫辱着,这同时也刺激了他的欲望,他的欲望也需要释放,而此时母亲就在他的身下,现在简单的阴部摩擦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努力想要将肉棒插入母亲的阴道,他努力寻找着入口,可是每每他找到入口的时候,正准备进入,龟头只进入母亲阴道少许,就会被母亲破坏出洞口。小刚用渴望的眼神注视着母亲,而陈芳当然知道儿子想要什么。在陈芳心里,乱伦是不可以的,她轻轻的摇着头,目光中充满了哀求,像是在告诉儿子,不要这样。可是小刚此时已经成了一头发情的公牛,除了插入母亲的阴道他什么都不再想了。他继续寻找着母亲阴道的入口,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差那么一点,他再次将希望寄托在了母亲身上,他一下趴在了母亲身上,将头靠近母亲的耳边轻声的哀求到「妈,帮帮我。」陈芳依然是轻轻的摇头,态度依然十分的坚决,小刚接着说道「妈你看爸和小柔他们已经开始了。」这时候陈芳才注意到身旁的老公和儿媳,陈芳不再说话,她沉默了片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叹了口气,接着缓缓的将手伸进了被窝,伸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轻轻握住了儿子的肉棒,小刚感觉到了母亲抓住自己阴茎的手,他顺着母亲的手来到了母亲阴道的入口,陈芳将儿子的阴茎引导到了入口后,轻轻的向儿子点了下头,小刚立即明白了母亲的意思,马上将身体向下一沉,阴茎一下就进入了母亲的阴道,母亲的阴道是如此的温暖,恍如进入了人间仙境。他感觉自己的阴茎方法消失了,身体变得如此的轻,小刚不由自主的将母亲的阴道与妻子小柔的阴道做起了比较,妻子的阴道比母亲的阴道要紧一些,但母亲的阴道更加柔软。而且更加温暖。

  而陈芳在儿子的肉棒进入过程中,儿子的肉棒在摩擦着自己的阴道内壁,儿子确实很年轻,就在儿子肉棒进入的过程中,肉棒的运动方向不但是向里插,而且还在跳动,像是在亲吻自己的阴道一样,既然儿子的肉棒已经进入了自己的阴道,那么就让儿子更舒服些吧,此时陈芳抱住了小刚,用手轻轻的抚摸儿子的后背和臀部。并且还不断的收缩阴道,小刚感觉到母亲阴道仿佛正在亲吻自己的肉棒,这是小柔从来没有给他过的感受。

  小刚开始了快速的抽插,频率越来越高,而此时父亲和妻子也发现了他们的进展,父亲抽插妻子的速度与力度都在加大,渐渐的床上两对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夹杂着抽插阴道时的嗞嗞声,母亲和小柔的喘息声以及床垫的吱吱声混着一团。而小刚和父亲似乎已经忘记了隐瞒自己的行为,由于动作幅度的加大,本来盖在他们身上的被子慢慢的滑落,这下再也不需要隐瞒了,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每一个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此时站在伟婶后面的狗蛋慢慢的将身体靠近了伟婶,此时的伟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床上四人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狗蛋慢慢将身体贴上了伟婶,伟婶穿的是一条棕色长裙,上身是一件紧身衬衣。强子慢慢的掀起了伟婶的长裙,再悄悄的将为婶的内裤向下拉到膝盖处,虽然伟婶感觉到了这一切,但是直觉告诉她在她身后的是她的老公李伟,他没有去叫听老公,或许是她不想让人发现,又或许是她本身的欲望已经让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甚至没有回头,就这样任由她以为是自己老公其实是光棍狗蛋的侵袭。

  狗蛋将伟婶的内裤拉下后,轻轻按了一下伟婶的腰,伟婶很配合的就把自己的臀部向上提了一下,这样伟婶的臀部就高高的翘起,此时狗蛋从裤裆里掏出了自己鸡巴,然后将身体微微下蹲慢慢的将鸡巴朝伟婶的两腿之间插去,当他的鸡巴来到伟婶的阴道口时发现伟婶的阴户早已潮湿不堪,他就这样顺势向上一顶,再加上伟婶的配合,整根鸡巴一下就连根进入了伟婶的阴道里面。这样进入使得伟婶发出了啊的一声,这一声正好被站在一旁的儿子强子听到了,他回头一看自己的母亲正被狗蛋用背后式的姿势操着,他立刻呆住了。

  而伟婶在狗蛋进入后也感觉出来不对,她回头一看抽插自己的不是老公,而是这个光棍狗蛋,她羞愧万分,她伸手到后面想要推开狗蛋,从来没有接触过如此丰满性感女人的狗蛋,那肯放手,他用力抓住伟婶的腰,拼命的用自己的肉棒在伟婶的阴道抽插,伟婶受到如此强有力的冲击,身体的快感让他放弃了抵抗,伟婶开始任由狗蛋的抽插。

    强子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操着,不但没有愤怒,反而开始兴奋,他也想要想表哥小刚一样干自己的母亲。他开始慢慢移动到强子身旁,两眼散发出欲望的目光注视着狗蛋和母亲身体接触的部位。狗蛋看到强子的样子,坏笑了两下,对强子使了个眼色,强子明白了狗蛋的意思,狗蛋慢慢拔出了插在伟婶阴道的肉棒,强子立即来到了母亲身后,没有片刻停留,立即顺势将肉棒插入了母亲的阴道,由于狗蛋已经干了母亲很久所有母亲的阴道很是湿润。强子在母亲的阴道里抽插得很是顺畅。

  伟婶感觉到身后的变化,她回头一看,看到自己的儿子正在一前一后的顶撞着自己的臀部,没一次撞击都发出肉体的砰砰声。伟婶惊呆了,片刻她又恢复了平静,或许是她想到了什么,也可能她什么都没有,伟婶把头转了过去,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任由儿子在自己的身后不停的抽插着自己的阴道,阴道传来的酥麻感觉,让她的腿开始发软,她的身体渐渐的要往地上瘫倒,强子还只有十七八岁哪有力气扶得住自己的母亲,于是他赶紧将母亲推到床上。

  伟婶一下瘫倒在了床上,此时强子上去将母亲翻了个面,让母亲平躺在床上,强子再次跪在母亲两腿自己,将阴茎再次插入母亲的阴道,插入后,强子没有急着进行新一轮的活塞运动,而是去解母亲的衣服,伟婶并没有阻止儿子的动作,强子解开了母亲的衬衣,将母亲的乳罩直接推了上去,母亲的一对丰满的乳房立即蹦了出来,强子立即用右手抓着了母亲的右乳房,而另一个乳房却被他一口含在了嘴里用力的吮吸,接着强子的下身开始了动作,阴茎开始了快速的在母亲阴道里抽插。

  此次分别还在干着自己母亲的小刚和干着儿媳的李程才猛然惊醒,于是小刚一下拉开了母亲陈芳的白色T恤,露出了黑色乳罩,在母亲的帮助下小刚顺利的脱掉了母亲的乳罩,揉捏着母亲的乳房小刚不禁又开始拿它门和老婆的做比较,母亲的乳房要大很多,可是小柔的却要柔软很多。想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一样父亲和小柔,此时父亲正在把玩小柔的两个白嫩乳房,由于小柔穿的是漏肩的低胸婚纱,所有根本就没有带胸罩,父亲只是把婚纱的领口向下拉了一点点,妻子的整个乳房就漏了出来,此时的父亲不停的玩弄着,真希望是这个时间能停止,就这样放荡下去。

  【完】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