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赁出去的妻子
深夜两点,李达明醒了过来,他习惯性地翻身向左,却意外摸了个空,旁边
床上空空如也。
  李达明和妻子徐晓洁结婚才一年,两人好得如胶似漆,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
爱。正常情况下,李达明如果半夜醒来,经常都会发现他和妻子两人赤裸裸的抱
在一起,而且,自己的大鸡巴还插在妻子的小穴里。那是两人在晚上做爱,达明
痛快淋漓地射精后,舍不得把鸡巴拔出,於是两人就这样光着身子抱着入睡。
  深夜,达明如果醒来,就会感觉到插在妻子小穴中的鸡巴,经过几个小时休
息后已经恢复雄风,再度硬梆梆的,於是情不自禁地抽动起来。妻子小穴中还留
有尚未完全乾掉的达明的精液,因此,达明抽送起来格外顺畅。
  达明的抽动,很快惊醒了妻子,在感觉到丈夫坚硬无比的傢伙又在她的小穴
内抽动时,她的小穴下意识地紧缩起来,把达明的鸡巴紧紧吸住,让达明觉得舒
服极了,於是更加快了抽送。
  妻子这时已经完全清醒,无边的快感让她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哥……又
在插妹妹了……哦……好硬……好舒服……哥……」
  李达明和徐晓洁这对年轻夫妻十分恩爱,加上年纪相差不多,所以平常都是
「哥哥」、「妹妹」相称,尤其是在做爱时,徐晓洁在被李达明猛干后都会快乐
的娇嗔:「哥……妹妹要被你插死了。……哥……轻点儿……」
  这时李达明不但不放慢速度,反而插得更重更猛,并且很得意地大叫:「妹
妹……好妹妹……你好棒……干起来好舒服……我要干你……插死你……」
  如果李达明半夜醒来时发现鸡巴没有插在妻子的小穴里,那他只要向左翻个
身,马上就会摸到妻子光溜溜的胴体,两手情不自禁地摸上妻子那对小巧、尖挺
的乳房,摸着摸着,李达明再度翻身上马,压在妻子温暖、柔软的身子上,握住
坚硬的鸡巴再度插进妻子小穴,展开又一波的猛烈攻击。
  但是,今天晚上什么也没有,没有了妻子的身体,左边床上摸起来冰冰凉凉
的,只有两人共枕过的枕头,这时却传来妻子留下的阵阵淡淡发香。
  妻子不在。李达明轻轻叹了一口气,妻子不在,今晚没有和他同枕共眠,因
为,他把妻子租出去了。
             二、凌晨的凌厉攻击
  在同一时间,李达明的妻子徐晓洁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她是被干醒的。
  迷迷糊糊中,徐晓洁有个错觉,觉得自己彷彿还是置身家中床上,老公李达
明又对她展开常有的「凌晨攻击」,又把坚硬的鸡巴插进她的小穴中了。
  一开始,鸡巴的抽送还慢慢的,但不久就加快了速度,带给她的快感也跟着
强烈上升。一如以往,她的小穴不自觉地紧缩起来,紧紧夹住正在快速抽送的那
根鸡巴,嘴里也开始发出淫叫:「哥,又来插妹妹了……哥,轻点儿呀……」
  晓洁很快就发现不对,插在她小穴中的鸡巴跟丈夫的不一样,不但比丈夫的
粗,甚至还更长,插进来的时候,这根鸡巴把她的阴道塞得满满的,鸡巴头更会
紧紧抵住穴心子,给她带来一种很舒服的酥麻感,而且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的重量
也比丈夫重一点。
  在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中,晓洁马上清醒过来:她不是在自己家里床上,现在
正在干她的,不是自己的丈夫李达明,而是达明的好朋友陈进益。张开眼睛,晓
洁果然看到了陈进益的脸,那是一张极度兴奋的脸,因为极度快感和正在用力抽
插,脸上甚至有了点点汗珠。
  晓洁发现陈进益这时正淫笑连连地看着她,同时屁股快速上下抽动,带动鸡
巴如打椿机般在她的小穴里快速抽插,不禁红了脸,害羞地用手遮住脸,嘴里娇
嗔不已:「讨厌,不要这样子看人家啦……羞死人了……哦……又插进来了,进
益,哥哥……不要啦……人家不要啦……」
  晓洁的娇嗔引得进益更加高兴,抽插速度也变得更快更猛:「晓洁……好舒
服……好爽……叫我哥哥……刚才听到你叫哥哥,我好喜欢,我喜欢听你叫我哥
哥……我也要叫你妹妹,我要干你……干死你……哦……妹……妹妹……」
  进益的鸡巴龟头一再撞击晓洁的穴心,晓洁被撞得又酥又麻,舒服极了,每
当进益把鸡巴稍微拔出时,她的屁股就忍不住向上挺起,不让进益的鸡巴离开她
的穴心,同时,她的小穴穴肉紧缩得更厉害,把进益的鸡巴整个夹住,同时,从
穴心口那儿不断有大量淫水流出,带来极大的润滑,让陈进益抽插得更顺畅,他
只要稍一抽插,就感到晓洁柔软无比的穴肉把他的鸡巴往后拉,那种磨擦的快感
让他舒服得不知怎么形容。
  同样的,无比的快感也一波波的如潮水般袭向晓洁,一根大鸡巴就那么直捣
她的穴心,并在她现在超紧的小穴里快速有力地抽插着,来来回回搅动,摩擦她
的穴壁,她被刺激得快要疯了。
  「益……哥……哦……好舒服……你好会插……怎么那么厉害……今天睡觉
前已经插过妹妹好几次了,现在还来欺负人家……哦……又插进来了……」
  陈进益的鸡巴插在这么一个带给他无比快感的绝美美穴里,两手用力摸着晓
洁小巧坚挺的双乳,看着身下晓洁那张羞得通红的俏脸,和好像要流出水来的媚
眼,再听到晓洁细细的娇嗔和淫叫,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幸福,好像置身在天堂。
  「哦……洁,妹妹……你怎么这么迷人……小穴这么会咬人,又紧又滑……
爱死你了……妹妹……」
  陈进益拱起屁股,使尽力气,对着晓洁的美穴进行一波更有力和更快速的抽
插攻击。快感迅速攀升,很快同时把陈进益和徐晓洁送上高潮,淫荡气息瀰漫在
整个房间,两人的淫叫和娇嗔此起彼落。
  「哦……妹妹……我来了……」陈进益仰头发出一声大吼,精门一松,大股
精液喷出。因为他的鸡巴比较长,龟头是紧抵进晓洁的穴心的,所以,晓洁觉得
一股热流直接从穴心口灌进了子宫,让她舒服得几乎虚脱了。
  射完精的陈进益,好像刚跑完一场马拉松,浑身大汗,整个人瘫软在晓洁身
上。晓洁伸出搂抱着陈进益的手,爱怜地抚着他的头发,温柔地说:「哥,很累
哦?辛苦了……」
  听到晓洁的话,陈进益心中无比感动,他抬起头,深情地看着晓洁,然后低
下头,吻着晓洁的唇,晓洁顺从地迎接陈进益的吻。陈进益伸出舌头,晓洁张开
嘴,让陈进益的舌头很顺利地和自己的香舌搅在一起。
  两人深情地吻着,贪婪地追索着彼此的舌头,陈进益像个不知足的小孩,把
徐晓洁口中的香液一口一口的吸了过来。在这深夜里(不,其实已经是清晨三点
了),在这房间里,时间彷彿静止了,一切似乎都不存在,存在的只有这男女两
人的激情热吻。
  不知吻了多久,晓洁推开陈进益,娇羞地说:「哥,时间不早了,你等一下
还要上班呢,先睡一会儿吧!」陈进益听话地停止对晓洁的爱抚,但还是把晓洁
紧紧搂在怀里。
  很快地,经过一场激烈性爱之后(其实,在这一天当中,两人已经干过好几
次了),陈进益和徐晓洁也真的很累了,两人很快就睡着了。两具赤裸的躯体紧
抱在一起,陈进益的鸡巴并没有拔出,还是插在徐晓洁的小穴里。
  这一天,是李达明收了陈进益一百五十万元,而把娇妻徐晓洁出租给李进益
两个星期的第七天。
     
        
  几个小时后,晓洁醒了过来,还在熟睡中的陈进益还压在她身上,鸡巴仍插
在她的小穴里。晓洁推推陈进益的身体,并且挪动自己的屁股,想要挣脱陈进益
下床来,但她只是稍微把屁股抬高一下,就感觉到陈进益的鸡巴一下子又顶到她
的小穴深处。
  原来,经过几小时的休息后,陈进益的鸡巴在不知不觉中又硬了。他昨晚并
没有把鸡巴从晓洁的小穴中拔出,所以,现在晓洁身子只要一动,就会感受到这
根大鸡巴在她的小穴里动了起来。
  晓洁不断挪动屁股,原来是想要挣脱压在她身上的陈进益,赶忙下床去,但
这时却变成好像她是在主动出击,正在用她的小穴套弄陈进兴的大鸡巴。
  经过几个小时的休息和在晓洁的小穴里被淫水浸泡了一夜,陈进益的肉棒这
时十分坚硬和强劲,把晓洁的小穴撑得满满的,几次套弄下来,晓洁舒服得忍不
住轻声呻吟起来。
  还在睡梦中的陈进益只觉得阵阵快感从下面传来,张开眼,看到晓洁正在他
身下扭动,脸色潮红,嘴里还发出令人销魂的细细呻吟。陈进益乐坏了,他先抬
起屁股,把大鸡巴稍微向外抽出,接着,用力向下一挺,大鸡巴一下子直抵晓洁
的穴心,突来的撞击和快感让晓洁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接着,陈进益发动了「晨间大攻击」,鸡巴一下接一下,无情地刺向晓洁的
小穴,「哦……哥……又来了……又在干妹妹了……哦……哦……好深……」晓
洁忘情地叫着。
  这场「晨间大攻击」在进行了二十分钟后结束,陈进益在射精后舒服地搂着
晓洁,喘着气。晓洁爱怜地抚摸陈进益的脸:「哥,射了那么多次,很累了吧?
你再躺一下,我去准备早餐,弄好了再来叫你。